链接交换2009年2月25日经济学网的其余部分


<p>今天推荐的经济学着作:Moritz Schularick重新审视了新兴经济体是否会对全球储蓄过剩(以及各种泡沫)做出贡献的争论,因为他们正在遵循发达国家的建议,以建立抵御全球金融冲突的资本缓冲</p><p>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p><p>从新兴市场的角度来看,关于储备水平是否已经过度增长的学术争论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已经得到了回应</p><p>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布达佩斯和北京的政策制定者很清楚,在资本流动不稳定的世界里,人们不能拥有太多的储备</p><p>如今,新兴市场与过去十年一样不太可能接受全球资本流动的不稳定性并接受汇率的大幅波动</p><p>但当然,新兴市场对汇率稳定性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们对维持特定汇率感兴趣</p><p>北京不能通过辩称它只是试图保护自己免受金融风暴的影响来为自己辩护;它还希望给中国出口商一个优势</p><p>经济学家的辩论还在继续!一些经济学家反对将工会赋予权力的措施作为新政府经济政策的一部分,但不是每个人都在同一页上</p><p>马克·托马(Mark Thoma)发表了由支持“员工自由选择法案”(Employee Free Choice Act)的着名经期待不同意见</p><p>丹尼尔格罗斯支持欧洲范围的方法来帮助欧洲外围经济体陷入困境</p><p>而保罗克鲁格曼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银行纾困点 - 如果问题是银行债务超过银行资产,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